四月已逝

明智之举

近日烦恼诸多,不如说一直很多,只是最近又开始思考,被折磨着入睡又醒,每每想起都忍不住想要哭泣。


和父母总有争执,原因却是读书的事情,碍于疫情,原本我构架好的路途全被拆得七零八落,读完一年预科,好不容易熬到可以进入心仪已久的大学,高高兴兴一波三折,父母依旧未改变想让我留国内的想法,争执、总是争执,大家各说各话,试图让对方认同自己的观点,又都无功而返。

生活为何总是艰难的?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母亲说是我太过悲观,但我总不能精确认识到各种事态,也就在诸多错误中总结出了“悲观总比乐观好”这样的结论……也许是因为我不是一个好运的人吧。

而我也始终秉持着“只要对生活的预期足够低,就可以对任何糟糕事...

很高兴我还在这里。

于是希望又一次降临

引火自焚

我是否

与我的姐妹一样

拥有绚烂的羽翼?


我是否

与我的兄弟一样

生于末药乳香之中?


我的眼瞳是否盛满烈阳

我的口舌是否满溢芬芳

我是否诞生于灰烬中

像我的血亲一样?


太阳,太阳

我是太阳之子,我是羽翼已丰的不死鸟

我一跃而起、我引火烧身


看!我是太阳的象征,

我是不死的神鸟!


我是......我是......

教皇

「我早已试图忍耐寂寞,我的手腕已如无用之物。」——中原中也 《羊之歌》


我已向命运低头

辉煌往昔已是梦中泡影

流水毫无主见

只顾向前走去


正午的阳光依旧令人生厌

我留守我心的墓群

任由旗帜在泞泥中腐烂

哀切攀上荒芜之原


我老眼昏花,我行将就木

我的手指已失去知觉,

我的手腕已是无用之物。

而你,

你要向我开枪吗?

高举着反叛的旗帜

将我的灵魂献予你高贵的神?


我站在这里,

我等着你的枪响!

夏虫不可语冰。

过去的随笔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最终也只是抱着自己的脑袋俯下身去接受死亡。

——2019.5.29

死亡就是死亡,与他而言确实是稀松平常的事——每个人都会经历的结局,但也是每个人都不甘于此的结局。

死亡并非永恒的庇护所,倒不如说这个连灵魂存在与否都不知道的世界,就算真的有天堂地狱,身负罪孽者也无法登入巴别塔比肩神明。土地才是他们永恒的归所。

期待死亡者并不少见,但绝对算是异类。

——2019.7.21

我最喜欢的事无非就是戴上耳机,伴着激昂或舒缓的音乐将自己溺入空想,就像面朝下的死尸一样对眼前不可听不可见的世界不闻不问。

——2018年冬

我们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也不过是一个无意义的问题...

我的恋情无疾而终

从没开始

从没结束

只是今夜

我能写下最悲伤的情诗


提笔

忘字


最后信纸上

只写下了你的名字

旅行

想要歌唱

想要远行

想要离家万里到极北之地迎春


我乘着长风

趁着夜还未眠

趁着月亮还在高歌

伊莎贝拉

我是一颗怎样的种子呢?

我能开出怎样的花呢?


我舒展翅膀


是向太阳伸展的鸢尾,

还是晕染秋色的绣球


是占卜爱情的雏菊,

还是沾染泪滴的铃兰?


我还身处黑暗

就算有光指引

也无来处,也无归途


追逐风的云

流转而去的时光

春已近在眼前


我是一颗怎样的种子呢?

我能开出怎样的花呢?


是与夜共绽的昙花,

还是蛊惑人心的罂粟?


我舒展翅膀

风悠转缱绻


蝴蝶的翅膀

沉默如谜

第三只黑鸟出发了

森林、高楼、泥沼

鼓动翅膀、乘风飞翔


天狼星高指神明

“你是谁?来自何处?去往何方?”


黑鸟不语

一如黄金的苹果静默地躺在餐盘上


旅者沉默,流浪荒原

随风而逝,永不复还

黑鸟衔起已死的灵魂

沉默愈行愈远


沉默、沉默、沉默

在如谜的沉默中

黑鸟将心脏刺入荆棘


铁灰色的黎明降临

“你且远去,流浪荒原。”
拜托 @月色明亮 阮阮约的全家最o的崽(划掉)唯二的男孩子
啊啊啊啊看到了吗这是我绑画画的我绑画是天上神仙下凡我吹爆她呜呜呜呜呜

荒岛上的无名女神

“喂!喂!荒岛上的无名女神!回答我的问题!”


“是谁杀死了不死鸟,”

“又是谁斩断了少女的颈脖?”

“是死。”


“是谁带走了女人的梦想,”

“又是谁砸碎了报废的机械?”

“是死。”


“是谁将你流放此地?”

“又是谁将你遗忘?”

“是死。”


“不可名状的神是否爱你?”

“又是谁给了你最后一吻?”

“是死。”...


灌满黄金的针尖刺入皮肤

无色的水混入尼古丁

世人高举桂冠

桂冠加冕疯子

疯子成了俗世的王

王的血液将俗世灌满

灌满黄金的针尖刺入皮肤

皮肤蒙昧无知。

拜托阮阮 @月色明亮 画的女儿(未完成)
埃琳————!我可爱的女儿————!(抱住猛吸)
我永远喜欢埃琳•菲尼克斯和阮阮(一本正经)

“四月已逝,四月已逝,这世上有成千上万种爱,但从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

——菲茨杰拉德《明智之举》


我是四月已逝,我是May。

没什么才华,不过是偶尔写写东西,慎fo。


这位 @月色明亮 阮素,我的绑画兼《Anonymity/无名之辈》的专用画手(我永远喜欢阮阮的画!!!)

《Anonymity/无名之辈》可公开背景设定(不定时更新)

未来向架空世界,第三次世界大战(核战争)爆发,时长三年,核污染导致某些生物变异,全球变暖、化石燃料几乎用尽。陨石撞击带未知病毒,人类文明因此遭到大幅度打击,幸存者全部退居庇护所。文章开始的时间:3096

克苏鲁元素有

年代表


2270年,因太阳活动逐渐衰微,全球进入小冰河时期,气温骤降,洪水、暴雪等自然灾难大量出现,自然环境逐渐恶劣。各国开始建造农业场并进行救灾。


2286年,气候不见好转。各国开始大量使用化石燃料进行发电并建造核电站。


2290年:社会动荡、鼠疫、流感爆发,人口大幅减少。


2310年,能源问题完全解决(核电站)。...

让我沉默至死。

四月已逝

四月死在了青空下
凶手是春的五月
     

死因是刺穿心脏的匕首
目击者是垂死的雏鸟
     

四月没有葬礼
三月也不愿献上新芽
     

五月站在未下葬的尸骸前
      
只是留下了一声叹息

          
    ...

我没有天赋

我在艺术上没有天赋

我用颜料写诗、用刻刀作画

渡鸦扼腕叹息

“天赋!”


我没有天赋,这我很清楚

但我依旧拿着炭笔雕刻

用不成调的语言跳舞


没天赋也是天赋

我又一次失去语言

任凭心绪生出冰棱

我缄默三口


诗人继续沉默?

世界早已替她开口

我仍记得你

回忆伴着烟草一同燃烧

苍兰与梨的余韵染上深秋

我仍记得你

My dear lady

在废墟与蛆虫为伍

我啃食腐败、我痛饮死亡

我在心口豢养一朵花

这世上最美的一朵花

我看着她在我的肋骨间抽芽

绞死我的心脏、扼住我的颈脖

    

在我与她相伴百年后

一个明朗的月夜

花开了

    

她如此美丽

我倒在血泊中

夜空很衬她的容颜

他从梦中惊醒

对我说个谎吧

就像你往常做的那样

让我安心的闭上双眼

告诉我

没有痛楚、没有悲伤

我如此渴求

请赐我一场梦吧

荒诞漫长、无休无止的一场梦

    

让我成为有你在的每一个夜晚

让我成为你眼中的每一个泪光

让我成为你听见的每一个回音

    

让我的身躯淹没在暮色的潮水中

带着昙花向远方离去

让我像初生的纯洁

迎着朝霞

干净又漂亮的离去

星虹

今夜,我看到了彩虹

彩虹,还有灿烂的群星


致某先生,今夜很美

群星璀璨,我还活着

我已不记得这样的通讯持续多久了

也许会继续下去

也许我会先一步离开


每当仰望天空,我都会感受到那种感觉

渺小而又伟大

到底是什么呢?


天空依旧是虚无缥缈的蓝

只有群星,没有云彩

日暮西沉的地方还剩一缕余晖


亲爱的某先生,今晚我看到了彩虹

逐渐隐灭又逐渐壮大的火焰

伴随着灼烧一样的...

“Dust thou art, to dust returnees.”

我渴望铭记

将我刻在不朽的石碑上

再亲手抹去此人姓名


我渴望遗忘

将我刻在动荡的流水上

再亲口唱诵此人功勋


无名之花盛放于荒野

春的裙摆扫过我的墓碑

遗忘!遗忘!

来自往昔的美酒

来自往昔的桂冠

化作尘土——

风啊

抹去眼角的泪

把我变成尘土!

“俯瞰风景”

咖啡因摄取过量

赞美诗仍在耳旁

伤口感染化脓

脑部缺氧死亡

撕下我的翅膀

贤明的神,撕下我的翅膀

让我从高空坠落

夏天最适合飞行

只要有温暖的阳光

我绝不恐惧堕落


“就像一枝折断的百合。”

Return Abyss

来啊,再对我说一次

把那晚的邀约再重申一次

那夜你用深渊的裙摆带走了我的灵魂

系上镣铐,施以蜜糖

你说众生皆由你指引

“唯有死亡之美才能体现生命之美。”

是的!是的!我当然赞成

我与百合相拥入眠

我与昙花相吻入梦

“拿上你的镰刀!”

“你收割众生生命,你何时会垂怜于我?”

“看着我吧,看看我吧,把你冰冷的死之镰刀置于我百合枝一样的颈脖,”

“带我走。”

死亡是个妩媚的女人

死亡是个妩媚的女人


我曾有幸目睹

她用纤细的手带走生命

锋利的刀尖划开血肉

深红染于双唇


我曾有幸一亲芳泽

腰肢柔软,长裙裹身

死亡无需宽衣,她就是这世上最极致的美


我沉沦其中

我一吻再吻

“你是我的。”

“不,你是我的。”

死亡绾起我的长发

将我绑上绞刑架

“甜美的死亡……”

在我死前予我温柔一吻

不死鸟死掉了

不死鸟死掉了

在她的受难夜

死掉了


乌鸦尖笑着通知众神

“不死鸟死掉了!”


她竟被自己的火焰烧死了

众神围着她叹息

太遗憾了,太遗憾了

那夜降下闪电的神惋惜

太糟糕了,太糟糕了

那夜唤来陨石的神低语

“不死鸟竟死于自杀!”


卷曲焦黑的羽翼

空洞麻痹的眼瞳

生命早已消逝

“不死鸟死掉了!”


死神从背后斩下头颅

将它放入自己的口袋


于是,不死鸟也死掉了

©四月已逝 | Powered by LOFTER